行走科尔沁,醉美大草原:在这里感受马背民族的精气神

2020-09-25 17:20    来源:稻荷艺文

科尔沁草原醉美风光

我常常在爸爸辽远悠扬的口琴独奏中,感受《草原之夜》的寂静和深情,草原一直让我觉得是一个梦……

浅草漫漫,熏风醉人,牛羊安详的散步,马头琴低低的吟唱里,风儿传递着浑厚的蒙乐那美丽的颤音……

松吉德玛,那个关于马背民族的爱情传说,更是让我对草原的向往浓的挥之不去。

当我真的站在了草原之上,感受“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的辽阔、舒畅与自由,眼睛和心灵的旅游让我对生命多了许多纤巧柔肠的思索。

早在奔赴这座毗邻草原的城市时,一路上那空阔的地域环境,已经让我嗅到了草原清新的芳香,偶尔一闪即逝的小块天然牧场,绿绒绒毛毯般延伸的草原,天际零落的几株树木和几匹或安静或追逐嬉戏的野马,让惊喜的如同回到了梦的家里,去看看真正的草原的欲望愈发按捺不住。

被城市媗器的杂声困扰的太久,被过于坚硬的钢筋水泥构筑的空间禁锢的太久,人变得少了许多流动的灵性。而今,我终于感到生命的源头不远了……

清晨,太阳刚刚从绚丽的朝霞中跳出来,我便乘上了去科尔沁草原的客车。

客车飞快的行驶着,我的心境也伴着即将要驶进草原的客车而豁然开朗。

客车沿着302国道飞快的掠过省界,进入了内蒙古地区。

前方就是科尔沁草原的腹地安盟乌兰浩特市。

这个坐落于美丽的洮儿河畔,风光旖旎的草原城市,就是兴安盟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车子穿过高楼林立、街市繁荣繁荣的城区,我们要去拜谒一下全蒙古人所崇敬的祖先神,成吉思汗,第一站就是成吉思汗庙。

乌兰浩特市果然不仅是一个瑰丽的草原城市,也不负山水林城的美誉。城外沃野风情,阡陌纵横,一排排防风固沙林网从我们眼前飞快的遁去,闻名遐迩的成吉思汗庙于罕见之巅出现在视野。这是个融汉蒙藏三个民族建筑风格于一体的庙宇,从正面看是“山”字型。

在大漠,成吉思汗的威名可谓家喻户晓,“一代天骄”金戈铁马征战一生的骄人战绩,为世世代代的蒙古族人民所传颂。刚一入山门,腾飞九霄的八马神骏雕像伫立眼前。一个被称之为“胜利之神”、“东方巨人”、“蒙古圣祖”的成吉思汗,所有溢美之词都无法与其纵横沙海、所向披靡的雄才胆略及留下的旷世英名相匹配。白驹过隙八百年,八匹神骏带我回到了那流沙般的岁月……

乌兰浩特市成吉思汗庙

成吉思汗扬刀策马的雕像

成吉思汗庙

成吉思汗青铜坐像

沿着山门至正殿的台阶拾阶而上,步入正殿,中央高2.8米的成吉思汗青铜坐像,凛然的霸气扑面而来。

正殿当中,有16根红漆明柱,四周绘着反映成吉思汗战绩的精美图案及成吉思汗箴言。两侧偏殿绘有自铁木真诞生起至建立横跨欧亚大陆的蒙古大可汗国的经典战绩史实。

三座大殿由穿廊连在一起,偏殿内还陈列着元代的兵器、服装、瓷器的复制品。据说还有几件是成吉思汗当年用过的马鞍和宝剑。

导游员用他生动的语言、深情自豪的向我们介绍了每一幅画的背景及历史意义。我独自细细观看那些已经蒙上岁月锈迹的古物,在这座雄伟壮观、庄严肃穆的建筑里,你能从来朝拜的蒙族人们那虔诚的脸上,读到开疆扩域的英雄的含义;你会从发人深思的箴言里读到英雄的胸怀与心底;你会从欧亚版图延伸国界和那一幅幅精致的画面里读到翱翔天宇的圣鹰的雄姿……

英雄的启示对男人总难免是雄才大略、坚韧刚毅、运筹帷幄,其实草原上的的各族人民共同携手建设美丽的家园,是对开疆扩域的祖先最好的礼祭。

出殿后站在罕山之巅,乌兰浩特市尽收眼底。这座草原城市正以马背民族势不可挡的气势,如这正午的阳光热腾腾的建设和发展着。

下山的时候,几乎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在半山腰成吉思汗扬刀策马的雕像前留影纪念,甚至好些人的手里已经购买了蒙族腰刀。是啊。我们不仅要带回一张“来此一游”的纪念凭证,还要带回马背民族的精气神。对草原的理解,对蒙族人民的理解从这儿开始了。

兴安盟乌兰浩特市成吉思汗庙

民俗风光旅游已经是当地新的经济增长点。

我们从成吉思汗庙出来后,直奔察尔森草原度假村。

当地政府为加强旅游业的发展,通往旅游景点都设了平坦宽阔的柏油公路,交通十分便利。我们的车向北驶出乌兰浩特市30多公里,察尔森水库波光粼粼的库面便映入了眼帘。

蓝天、白云、绿草、清水加上漫山遍野的次生林,这座防洪、灌溉、发电、养鱼、旅游等综合效益的水库,宛如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草原上。

车子绕过水库向东北岸的度假村疾驶。

快了,快了,我无论如何遏制不住的好奇心和贪婪的双眼终于触到了连绵起伏的大草原!

心在瞬间融化,草原!你肯定梦想过这样的地方:绿色从脚下边铺展,近景是鲜花点缀的草地,你高举的双手充分展开自己的胸膛,心中跳动无数感慨。

清风从臂下穿过,远处是疏朗的树木,一群散步的牛羊和那由远而近、由近渐远的马蹄声……这不是梦,这是我眼中的草原,那绿,生动而清爽;这是我踏上的草原。那阔,豪迈而深情;这就是藏在我梦里的草原,真实,亲切而自然。

刚刚还沉迷于冷兵器时代,称雄欧亚大陆的少数民族的深沉遗韵,此时此刻全部化作了对生命自然的体贴。

我想起一位诗人说过:“辽阔、草地、星空、奔马,这些词汇只存在真正的草原,那里是生命的源头,那里有真正的泥土的芬芳。”如毡的草海,如星的鲜花,如歌的云阵和如实的心境。正向席慕容的诗中所写:“谁说出塞曲的调子太悲凉/如果你不爱听/那是歌中没有你的渴望/而我们总是一唱再唱/想着草原千里闪着金光/……醉了,醉了,还没喝那迎宾的奶酒已然醉了!

科尔沁山

科尔沁草原风光

蒙古族素有待人好客的传统美德,草原人民则以粗犷豪放、胸怀坦荡、诚实热情而著称。他们的最高礼节是敬哈达。

下车以后,年长的前辈们都簇拥到前面,接受蒙古族姑娘献的哈达和那高举过头的迎宾酒。“朋友、朋友、请你尝尝,这酒醇正,这酒绵厚,愿我们肝胆相照,共度春秋,愿我们心心相印,友谊长久”。这首民歌唱出了蒙古族人民赤诚的待客之道。

迎宾仪式过后,我们被请进了蒙古包。

记得小时候收集各地民居邮票,唯独缺少的就是蒙古包。

今天,我真的坐在这里面了。

这种建筑结构确实别具风格,橡子和柳木杆在整个结构中起着关键作用。厚厚的羊毛毡上铺着羊毛地毯,里面摆了三张方桌。我们大家围着桌子盘腿而坐。

桌子上摆着切成小块的馕,还有小碗的新鲜奶油、炒季子粉,奶豆腐等一些奶食品。

很快,蒙古族姑娘就为每个人的面前斟上了奶茶。大家用目光互相鼓励着小品了一口,略微有一点膻味,加上荠子米,奶油、糖之后,竟然品出一点咖啡的味道,奶香很浓。我们大家看着桌子上的食品,面面相窥,不知从何下手,有的莽撞的将奶豆腐掺到奶茶里,我想品出的味道应该是“独具特色”。来过草原的同行,很内行的将奶油、荠子米等一应物什都少不一的搅拌在一起,我品一勺尝了尝,浓浓的奶油的味道,加上偶尔嚼到嘴里的脆脆的荠子米,很像是小时候我爱吃的甜品——沾满芝麻的糖稀。

入乡随俗,我们都知道,着乳香飘飘的奶茶里盛满了蒙古人民的心意。

手把羊肉

奶豆腐

煮好的奶茶

阳光透过半撩开羊毡的天窗直射进来,刚好照在我坐的位置,毡房里因为齐聚了这二、三十位人而温度聚升。兴奋,激动加上蒙古族人民的热情好客,我感到每个人的脸上似乎都洋溢着一种本真的幸福,一种微醉的气氛流动的毡房里。

等到大盘热气腾腾的手抓羊肉上来时,我真的觉得饿了,手抓肉,是生活在草原的各族人民最喜欢、最常用的传统食品。我看邻桌的人有的已学着当地人的饮食风格,用手抓着带骨的肉块吃了起来。

有点遗憾的是衣服穿得太不整齐,不然吃着大块肉,喝着大碗酒,然后再将油腻的手在身上抹一抹,是不是更有大漠民族的豪情和洒脱?我们这一桌女性居多,腼腆和矜持使大家如淑女般端坐,男士们主动请缨用刀将肉切成小块,即使是小块,于我们平时吃肉的习惯也可谓“大”矣。

蘸着麻酱、腐乳、韭菜花、葱花等调至好的酱,放一块在嘴里,果然鲜而不膻,肥而不腻,我禁不住多吃了几块。席间,又陆续上了很多当地的特色饮食,烤羊腿的味道是最美的,褐红的色泽,酥烂的肉,醇香的味道。

他们告诉我,这是用绵羊带骨后腿肉配葱花,芹菜烤制而成的。交杯换盏间,我们又一次接受了蒙族姑娘敬献的美酒。我也学着大家的模样,用指尖蘸点敬天地神,然后一饮而尽,火辣辣的味道立刻酥遍全身。等到乐队的蒙古族小伙和姑娘到来时,大家都已醉意盎然。

小伙子身着民族服装,将手放在胸前,深深的鞠过一礼,大家几乎异口同声的要听腾格尔的《天堂》。“蓝蓝的天空,悠悠的白云,那是我啊……”每次听腾格尔的歌,都能感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生命的深处掘突奔腾。小伙子将这首歌演绎的淋漓尽致,草原上的人们都有这样辽阔宽广的音域,一如草原的辽阔无际和牧人宽广的胸怀。蒙古族音乐长调以字少,腔长嘹亮悠扬而著称,短短则节奏明快,节拍固定,不论高昂嘹亮,还是低吟回荡,都表现着蒙古民族质朴、爽朗、热情、奔放的性格。

一曲《天堂》让大家发自肺腑的赞叹:“太美了!这是一个让人惊喜迭出的民族,小伙子的歌声还在草原上回荡。

那一直站在身后,身穿长袍,腰带束出一款仟腰,脚蹬马靴的姑娘站了出来,她要唱《青藏高原》!看上去消瘦的她不知是否有足够的底气,将高音区唱上去,那可是这首歌的点睛之笔。可是,她的嗓音一亮,大家又一次掌声如雷,模仿的痕迹有一些,但还是惟妙惟肖。《蒙古人》、《祝酒歌》、《草原之夜》等等这些富有浓郁草原风情的音乐终于唤起了人性本身未被污染的最原始的,最本质、最淳朴的真、善和美。

我们这批人里,大部分都与共和国同龄,与共和国一起成长的人,听着他们忘情的唱着那些经典的老歌,酒浓、歌浓、情更浓;酒醉、歌醉、情更醉。伴着醉意,已有人翩翩起舞。以舞步轻捷久负盛名的蒙古族舞蹈,在我们伴着醉意的演绎里,也透着一点粗犷的健康气质。

我最喜欢听的马头琴终于姗姗登场,那个十五岁的蒙族男孩,以他娴熟的技法,将辽阔低沉、悠扬动听的草原旋律送到每个人的心中。我的目光随着他的指尖移动,心思却随着音乐轻轻在草原上飞扬。我想到了“怀抱”母亲的怀抱,那是多么遥远而古老的感受……马头琴还在吟唱……

弹奏马头琴

带着被奶酒染的绯红的脸庞,踏出毡房,太阳已不似来时那般毒辣,草原上流动着徐徐微风。早有摄影爱好者们频频按动快门,将自然天成的美景收入胶片。大家疏散在草原上,或作或立,或凝目远眺,或并肩而行。

远处欢悦的笑声引我驻足回首,原来有人笨拙的跃上了一匹不驯的马,几经颠簸,险些摔下马来,引来笑声一片。

天空和白云低的似乎垂手可得,最让我惊奇的居然能在草原的大地上看到白云的倒影。

同来的几个年轻人,要我也穿上蒙古族的服装留个影,在他们的帮助下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

我知道,蒙古族姑娘的表情应该是明朗多一些,开心的笑声里,留下了一张珍贵的照片,背景:大草原。

站在养育勤劳勇敢智慧的马背民族的草原上,爱油然而生。

这是个蕴育爱,生长爱的地方,即使再坚硬、再顽固的个性,在这里都会搜一些绵绵的情长。是的,所有的美丽、善良、纯真的人们都该得到来自自然和人最真情的汇报。

我将祝福草原,这里是温柔宁静的草原,生趣盎然的草原,自然生动的草原,清清爽爽的草原。眼前是绿色,心中是希望,脚下是开阔,胸中是宽广,我们心中也有这样一片草原,献给生活。

再见!我的草原!(于子锋 供稿)

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均来源网络,全部转载,内容未经核实,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精彩专题
热门信息
Copyright 微航资讯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109868号-3